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负重  

2011-10-13 12:43:18|  分类: Poetr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我们先从石头谈起,

它的命运一向不错,

并为诗人们所称道。

 

对于女人,它就像

坐在爱人怀里低泣,或是

怀孕,

走上一个可供眺望的阳台。

 

对于男人,

它是更大的子宫,

一个黑暗道场,

风在其中驰骋,让冬天受孕。

 

它抱住你,唱歌,撒谎,

那是一首悲伤的歌,

妻子思念丈夫,

母亲梦见儿子,

自己悼念自己,

完毕,一朵栀子花攀上你的胸口。

 

(二)

石头闪退,它的沉默

压缩钟罩里的空气,

时间的槽里

滴答出我们俄语般的根须和潮水。

 

但是,一封书信

覆盖了梦,

它写呀写,一直写,

描绘出一个黑暗的种族,

挥舞白色的旗。

 

那个名字——唯一的名字——石头一样凸出。

 

一个名字,
       ——印记和悲伤的雪球
       滚动;又被停下,
       压铸。我们要学会
       在这个水怪一样的形状上稍作停留。

 

(三)

有一句话始终无以启齿。

它痛斥、鞭挞背叛,

并推我们下水,

我们越游越远,

失去歌喉,

变得笨拙,

我们因此而呼吸,

——被迫而又自由地;

朝向头顶的深渊,

朝向无人花开放的地方。

 

我们因此而被捕,获罪,

排在石头后面,

它一遍遍地告诉我们:

临刑前,屏住呼吸。

 

(四)

梦。

这梦,你是否还记得

从何时起,

被雾加深,变得像一块石头?

 

一个诗人迟早要沉下去,

如巢穴,如地府,

不要责备那些醉酒而歌的人,

他们因怀旧而成为持枪者,

不要激怒他们;

你穿过他们。

 

是雾的亡灵姐妹

让呼吸变尖,变硬,

让它走上前,

一脸惊讶地

剥开一颗长满青苔的红膜眼珠。

 

它顺着河沟,滴下血来,

滴下记忆和未来;

我吞下它,

那最终的奥秘,

我们用一个词、一句话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