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别样的青春史诗  

2012-11-02 12:04: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台》:一种别样的、青春的史诗

 

改革开放初期,山西一个普通的县城汾阳(导演贾樟柯的老家),文工团里一群年青人,喇叭裤、流行歌、烫发、广播、电影——带着强烈的时代印迹,《站台》通过几个年青人的生活经历,面描绘出一个特定历史环境下的青春记忆。

一开始,文工团的年青人除了跟团长吵吵架之外,几乎没什么生活压力。他们唱歌、开玩笑、赶时髦,当然,还有谈恋爱——它最能勾起青春的记忆,折射出当时人们的精神状态。

崔明亮和尹瑞娟在城墙下谈话,身体保持着1.5米以上的距离,眼睛更多地看着地面或远处的空气。两个人的谈话要么是谈别人,要么绕圈子,而切中主题后,说的又是听似言不由衷的话。八十年代的年青人恋爱更倾向于使用沉默和暗示。但这样的沟通方式也给两个人感情的进一步发展制造了某些障碍。

而文工团的另一对,张军和钟萍则开放得多,但他们的爱情表达也经常淹没在玩笑或打闹之中:

 “你把人家想成啥了?谁就不能有个过去?”

“就不能。”

“人家不是说了,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包括他的过去。你不爱俺了?”

“这话谁说的?”

“一个朋友,普希金。”

“要按他的话说,我也得爱那个韩爱华了?”(韩爱华是张军的“过去”。)

“那倒不用。俺一个人爱就行了。”

 

影片非常准确地再现了八十年代,北方县城和乡村的人们的生活状态。对环境和人物心理都有非常细腻的刻画。两个女孩子一起说话,谈男人、织毛衣、抽烟、画眉……从房间的布置到两个人谈话的方式、肢体语言,都准确地再现了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状态。大胆、率性的钟萍很主动,感情充盈、细腻;而内向的尹瑞娟看似被动,却并不保守,内心更有自己的主张。

流行歌曲的运用是影片中的一大亮点。它们是那个时代的符号与象征,也是时代发展与变迁的见证。导演很巧妙地用这些歌把一些镜头和场景连接起来,营造出非常有时代感的氛围,并把时代背景与个人的生活、命运准确地连接、呈现出来。比如,当去了广州的张军戴着墨镜,拎着新买的录音机,一身洋气地再次出现在村里时,文工团的同事把他围住,看这看那;张军的录音机传出了粤语歌《成吉思汗》;歌声把这一群年轻人带进了狭小昏暗的房间里的热舞;还是在这首歌声中,镜头又来到这帮年轻人的干劲十足的劳动场面。观众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那个时代年轻人的友谊、被压抑的热情的释放、以及对生活的向往。

然而,不久文工团由铁饭碗变成私人承包——这是改革开放的一部分。他们的歌由《火车向着韶山跑》变成了《我的心在等待》。好几个人离开了文工团,其中就包括尹瑞娟——她也离开了崔明亮。文工团开始了自谋生路的巡演生活,当剩下的几个年青人们坐在拖拉机上唱着“啊,朋友,再见!……”时,街道、房屋、城门向后退去,而时代在人们的集体无意识中向前发展着。

在惯于克制、内敛的北方乡土中生长出来的人们,生活总是平淡,复杂,琐碎,似乎让人难以分清哪些是主题,哪些是插曲。然而不经意间,生命还是会隐忍地把对生活的期待、反抗呈现出来。

比如,崔明亮的表弟三明,木讷、沉默,抽烟、走路的姿势像个麻木的中年人,他用自己下黑煤窑的血汗钱供姐姐读书:“告诉她一定考上大学,再也别回这个村子了。”休息时,他默默地拿出女友的照片给崔明亮看。

比如钟萍,这个文工团里除团长外唯一一个讲普通话的姑娘,最终无法忍受生活带来的屈辱和失望,离张军而去,且再无音信。失去恋人后,那个带着乡土气息的幽默和时髦的张军消失了,他像个诗人一样把自己封闭在痛苦和沉默之中。当平移的镜头里,张军一头长发地出现在院子中时,不由得人不心痛。

拖拉机变成卡车,县文工团也变成了“深圳群星太空霹雳柔姿歌舞团”。他们奔波在县城、村镇之间。在公路上、田野间,卡车载着他们的睡眼和歌声,车轮带起尘土,向新的地方行进,又折回……他们跟人打架,遭冷落,被捉弄。

而对生活的渴望,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达。晚上,税务局的办公室里,尹瑞娟一个人。广播里传出《是否》这首歌,她情不自禁地在昏黄的灯光下舞蹈起来。

崔明亮和尹瑞娟当初分手,悲催而无奈。多年后,当几个老朋友再次相遇时,他们都显得成熟而平静了许多。现实又让这对曾经的恋人重新走到一起,结婚、生子。但生活并未给崔明亮带来太多变化,他依然颓废(但不庸俗)。

贾樟柯曾说(大意如此):最终决定影片质量的,是创作者所投入的感情深度。《站台》用地方话、非专业演员、真实的生活场地,准确地再现了八十年代北方县城和乡村的人们的生活状态。导演耐心地用很多细节和长镜头来刻画环境中人物的一举一动,传递时代和生活变迁中普通人的心理和感受。那些流动的画面、声音,携带着丰富的时代符号,连接着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和疼痛,同时也倾注了导演自己对时代的独特体验和对生活于其中的人的深切同情。

  

史诗的另外一层含义是,它与处于时代和生活中的每个人密切相关。这是一种隐秘的联系,它提供一个空间,让同时代和不同时代的人对同一生命主题的认知和情感体验在此相遇,交织,碰撞,并在不经意间相互照亮:看到崔明亮回到家里吃饭的情景时(那是个很普通的镜头),我突然意识到,我一直想回去的那种生活方式和生活状态,已经不可挽回地消逝了;同时流走的,还有我自己的青春。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