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电影:《镜子》1  

2013-03-28 19:3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被一部电影迷住了,竟然起了表达的欲望。下面这些评论,很多部分可能是借题发挥:) 

 

(一)电影人物的心理分析

按塔可夫斯基自己的说法,《镜子》这部电影是他在表达自己对童年的眷恋和对家人深切的、带着愧疚的爱意。但就故事内容本身来说,却一个典型的关于个人成长和家庭关系的心理学案例。

《镜子》带有很强的自传色彩。导演自己就是影片中的“我”(阿历克赛)的原型。阿历克赛与妻子离了婚。他劝前妻要么快点嫁人,要么让儿子跟自己住。原因是儿子伊格纳特跟着母亲生活,正在越来越像父亲。而父亲“和谁都不能在一起好好生活”。“我们从来没有像正常人一样交谈!”前妻这样抱怨。

阿历克赛的性格深受母亲的影响。母亲个性强烈,导致父亲离家出走。印刷厂的同事毫不留情地指责母亲:“你永远是‘提水来’!即使犯了错了也永远不会承认……你不喜欢的事物,在你眼里就像不存在一样!……而且把儿女变成不幸者。”

影片镜头中的母亲,漂亮,优雅,率性,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期待。但二战时期,政治环境的严峻、生活的贫苦与操劳,折磨着所有人。母亲个性中的专断和自我更是让父亲无法忍受。父亲离家出走,母亲对生活的很多期待落空了。无形之中,她把这些期待(就包括对丈夫的期待)转移、投射到儿子身上。她照顾、抚养儿子,同时希望他按照自己的意愿成长、生活,以补偿丈夫离去给她自己的生活造成的缺失。于是,对于阿历克赛来说,从小到大,都有一种超越了正常母性的关照和期待将他罩住。这种强大的母性提供了温柔和呵护,但也侵占了他本应获得的独立自主的空间。母亲个性中的专断与自我一方面会限制阿历克赛人格的独立发展,一方面又会对他需要一个母亲关心的部分疏于照顾。这种母性的阴影,最终造就了阿历克赛心理上的依赖和无力感。

“她自以为比我更知道我应该如何生活。”成年后的阿历克赛无法忍受母亲对自己生活的继续干涉——成为一个独立完整的人是生命的内在需要。但笼罩在记忆深处的童年(包括对母性的记忆),像甜蜜的沼泽,他既希望摆脱,又深陷于其中。阿历克赛不能顺利完成心理上真正的独立,也无法与母亲建立正常的关系。而面对婚姻,他也像母亲年轻时一样,陷入情感的困境。

母亲对阿历克赛在心理深处的影响像烙印一样深刻:他选择了一个与母亲极为相像的女人做妻子。阿历克赛对妻子说:“每次想到童年和母亲,不知为何母亲总有你的脸型。”

“我一向认为你像我母亲。”

“看来这正是我们离婚的原因。”前妻肯定地说。

阿历克赛以母亲为“原型”选择妻子,源自他内心深处所无法挣脱的对母性的依赖。他把这种依赖以爱情和婚姻的形式投射到自己妻子身上。但他最终会像父亲无法忍受母亲一样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因为他以母亲的标准选择妻子,妻子也必然有和母亲一样或类似的个性(影片中的很多细节都能体现这一点)。所以,虽然他爱自己的妻子——像爱自己的母亲一样,但他们还是注定要离婚。而且离婚后,儿子伊格纳特一下子就落入和阿历克赛童年一样的境遇里。

阿历克赛说,他经常做同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出生时祖父家的木屋。当有一段时间自己无法梦到木屋时,便觉得苦闷;如果自己再次梦到它,便会觉得幸福,觉得一切都还有可能。这种梦和心理非常形象地反应了他对童年的依恋,以及不愿面对成年世界的现实。

但有时,在梦里会有什么阻止阿历克赛进入木屋。镜头中的年幼的阿历克赛拉不开门,只好走开。这时,门开了,母亲坐在屋里捡土豆。

这里再次暗示阿历克赛与母亲的关系:从童年起潜意识深处就已存在和形成了的一种紧张和对峙。但两个人对此都毫无察觉。

影片最后一个梦里,小阿历克赛终于进入了木屋里。房间里阴暗而空荡荡的,风吹动着很多搭起来的窗帘或床单。阿历克赛怀里抱着一罐牛奶。一路跟着他的是画外音中的诗句:

……

我梦见另一个灵魂

穿着别人的衣服

它在燃烧,从胆怯

奔向希望

像燃着的酒精

在地上无影地消逝

将桌上的丁香留作纪念

 

孩子,跑吧,

别埋怨可怜的欧里迪克

用小棍子驱动你的铜桶箍吧,

只要还能听到自己的脚步

和大地快活、铿锵的声响。

这首诗暗含着某种积极的变化。小阿历克赛再出现时,镜头久久地定格在他身上,怀里的牛奶在罐子里起伏着。

战争时期,牛奶就是生命,浓缩和寄托了人们在那个时代的艰辛与希望。对童年的阿历克赛来说,牛奶是不可或缺的生命养料。它意味着母亲般的温暖和安全,是生命的依靠。梦中的这罐牛奶,暗示着阿历克赛已进入到童年的最深处——那个最让他眷恋、无力挣脱的所在。它的出现,有助于化解那个牢牢地固执于潜意识深处的童年情结:包括母亲在内的整个时代的生活所带给他内心的创伤和阴影。这时,他才有可能“触底反弹”,在心理上从童年中挣脱出来。

影片的结尾,阿历克赛的病加重了。医生一通不着边际的解释也在暗示这是心理问题所致。阿历克赛说,不要打扰我,“我只想要幸福”。他的手拿起被褥上的一只小鸟,把它抛向空中,向自己的童年告别:“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塔可夫斯基说,拍完这部电影之后,一直出现在梦中的童年景象消失了。这说明,通过《镜子》,导演也完成了与自己童年的“清算”和告别。拍摄这部电影,就等于经历一个“返回”、再走出童年的过程,内心的“阿历克赛”才真正走向成年。这样一个过程是无法通过被动的说教和训练所能完成的。它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通过恰当的方式,生命所进行的一次向自我深处(童年)的回溯、寻找与重建。

有时候,艺术的价值会首先指向创作者自己:艺术家通过创造来完成作为个体的自我成长,就像《镜子》对于导演塔可夫斯基的意义。所以,艺术和教育一样——如果我们的教育还指向个人成长的话,它往往不是高调的宣讲,而是向人性深处的默默渗透。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