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电影:《镜子》3  

2013-04-07 14:5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意象与主题

《镜子》与其说是一部电影,不如说是一首诗,而且是一首现代诗。影片中把所有场景和情节组合为一体的,不是一条叙事的线索,而是一个抒情的结构或者说抒情空间。影片先从对母亲的回忆开始,然后过度到自己的家庭现状,同时思路跌宕出去,将个人家庭的悲剧与历史事件中众多个人与集体的苦难联系起来。随着对家庭悲剧不断揭示,抒情指向也越加深入:一家人的困境与痛苦,童年的梦与自我觉醒,最后发展为一种更深远的情感朝向,那是一种类似清醒之后的更深的痛苦、渴望与无奈。

就像诗歌一样,导演为了表现这样一个丰富、深邃的抒情空间,使用了很多精致的意象。这些意象穿插在故事情节之中,或象征,或隐喻,既充实了影片的内容,又凸显了主题。

☆  木屋

 《镜子》中,木屋俨然成为一个象征。它凝聚了两代人的情感和记忆,这里有阿历克赛摆脱不掉的童年,也有母亲对父亲的思念和她的悲伤。

木屋处在绿树环绕之中,非常和谐地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虽然父亲缺席了,但屋子内外都透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当母亲靠在木屋的墙壁上,镜头在屋里移动:阳光照到的地方都铺上了一层明亮的砖红色。而处在暗处阴影里的部分则显得安静而沉默。门窗、地板、餐桌、花瓶,就像塞尚笔下的静物,冷静而温暖。它们仿佛吸纳了住在屋子里的人所特有的生活和情感,将其沉淀为一种静止的重量,用颜色和线条固定住。这些沉默的事物似乎完全懂得,并同情着人们的操劳、渴望和不幸。

当母亲坐在窗边,眼泪从脸上滑落时,木屋和人的精神状态更加贴近地融合在一起。

后来场景转到成年的阿历克赛的家时,镜头更加细致地描绘家里的墙壁、门窗和地板。尤其是地板和一部分墙壁,都带着童年木屋的印迹。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童年记忆对阿历克赛的深刻影响。

而阿历克赛梦中的祖父家的木屋(那是他的出生地)则更显得陈旧和苍老。屋内的陈设和内外光线明暗的变化带给人更加深沉久远的感觉。它代表了阿历克赛潜意识更深的部分,纠缠于他内心深处的情结与这座木屋直接相关。

 

☆  着火的草棚

在《镜子》中,火代表了对生活的热情和渴望。影片中多次出现火的意象。

火第一次出现是在镜头对童年木屋进行了一番刻画时后。屋外传来一阵喧闹:远处的一个草棚陷入熊熊烈火中。移动的镜头中,家屋檐上的水不断滴落下来。母亲走出去,双臂抱在胸前,看着火中的房子。这时的大火不仅象征了人对生活的渴望,同时也暗示:这渴望过于强烈,以至于可以毁坏生活本身。

镜头在木屋内部移动时,泪水从母亲脸上滑落也是重要的一幕。而镜头转向着火的草棚时,更加把人物内心的期待、不平静(渴望无法实现,热情得不到释放)准确地刻画了出来。 

 

☆  着火的灌木

阿历克赛和前妻在房间里讨论:儿子伊格纳特应该跟谁、阿历克赛和母亲的关系、前妻应不应该嫁人。两个人表面平静,但语气总是对立,对每个问题的看法都不能达成一致。比如,阿历克赛嘴上说妻子应该嫁人,但却对妻子要嫁的对象出言尖刻。但是,就是在这种对峙中,依然可以看出,两个人互相关心。妻子忍不住去“管”丈夫和他母亲之间的关系;丈夫则希望帮妻子尽快摆脱困扰。

前妻走到窗前,透过窗户,看到伊格纳特在院子里点燃一丛树枝。她忽然问:

“着火的灌木是为谁出现的?还有那个像灌木的天使?”

这是《圣经》里一个很著名的故事:上帝要赋予摩西使命,先使天使在燃烧的荆棘中出现,引起摩西的注意,然后再给予他训谕。

“反正不是为伊格纳特出现的。”

这段情节也是黑白镜头,画面显得阴沉压抑。而“着火的灌木”这个典故有着深刻的现实寓意:“火”象征着对个人命运的启示。陷入困境的“一家人”多么需要神或天使为他们每个人指路啊!

 

 ☆  牛奶

如前所述,在《镜子》里,牛奶是童年和战争年代生命的依靠,它象征温暖和安全。除了梦中,小阿历克赛抱着的那罐牛奶,影片中至少还有两次出现牛奶的镜头:

童年木屋里,小阿历克赛兄妹两个一边吃饭一边玩耍(把一把糖洒到猫的头上);猫正在舔食洒在桌子上的牛奶。

另一次是在阿历克赛与母亲做客的那个情节中,同样是牛奶洒了出来,从木桌流到地板上。

牛奶是如此宝贵的生命养料,为什么还总是被洒出来,“浪费”?尤其是在那位女主人家里,地板擦得干干净净,牛奶却从桌子上流下来。这个细节似乎在暗示:每个家庭的生活都有一个缺口,那是人们所疏漏的、意识不到或不愿面对的地方。人们或者在忙碌和操劳中,将某些重要的生活内容遗漏,疏于打理;或者会碰上难以解决,甚至无法面对的矛盾和困境——尤其在那样一个经济困顿、政治紧张的年代。

同时,这里也表现出俄罗斯人这样一种性格:粗率、不拘小节,即使付出物质上的代价,内心依然朝向生活中更精神性的层面。这种性格在母亲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

 

☆  手

这里也与“火”有关,镜头中曾两次出现:一支燃烧的木柴把一只手映得通红。

一次是在电影中第一个梦(父亲帮母亲洗头)结束时,母亲(老年)用手去抚摸面前的镜子。之后闪过一只被火映得通红的手。

另一次是在阿历克赛自我意识觉醒时:镜头中,阿历克赛童年时追过的女孩正在壁炉前烤火,她回头向镜头的方向张望了一下。然后,那只手再次出现,停住。

从第二个镜头来看,这只手应该是那个女孩子的手,是阿历克赛童年记忆(里边包括爱情)的一部分。 

这一只女性的手——影片本身就带有十足的女性气质,代表了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但这只手是沉默无言的,它又暗含了对苦难的默默承受。它从另一个侧面映射出了当时人们的生存状态。

总之,这只美丽的手是人们对一个艰难时代的温暖而又辛酸的记忆,并因此与影片中的历史记录、小男孩、阿历克赛童年时一家人的生活等内容形成隐隐的对照,赋予影片更加唯美和抒情的意蕴。

 

☆  镜子

镜子让阿历克赛的自我意识觉醒;它也可以让每个人发现自己。

生活中处处都有一面镜子对着我们。如果稍加耐心地观察,就会看到,每个人都在积极而又无奈地扮演自己。在生活面前,哪怕在亲人面前,人是多么的孤单!人们渴望相爱,渴望互相慰藉,却难以在灵魂深处达成契合。就像阿历克赛和妻子,明明相爱,却不能生活在一起;他们分手了,却依然无法不去关心彼此的生活。人在分离中相爱,在相爱中互相伤害。

人同周围的世界的关系亦是如此。我们无法放弃对生活的渴望,同样也无法放弃自身的缺陷。所以,我们与身边的事物永远无法达成根本意义上的妥协。于是,很多时候,人只能生活在渴望、矛盾和痛苦的边缘。就如影片中所引用的诗句,命运就像“手里握着剃刀的疯子,跟在我们身后”。

病中的阿历克赛说:“我只想要幸福(我怀疑是翻译的问题,似乎应该是“安静”)。”就算是幸福吧,但幸福何其短暂,它总是可望而不可及。每个人都只能独自面对镜子中的自己,独自面对内心的黑暗、迷惘和挣扎。

 

⊙ 结尾

影片的结尾,似乎连时间的概念都取消了。导演让不同时期的人物同时出现在画面之中:年轻时的父亲和母亲(又是阿历克赛自己和妻子)、老年时的母亲、年幼的阿历克赛和妹妹

年轻的父亲和母亲躺木屋附近在草丛中,地里的荞麦正在开花。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大自然多么美好!青春多么美好!父亲问母亲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母亲俯起身,没有说话,嘴角浮出笑意。阳光照着她的脸和头发,让她更加光彩照人。她的表情变化着,丰富而意味深长。

镜头靠近长满青草的地面移动着,野花,苔藓,腐烂的木头,泡在死水里的垃圾……大自然和人的内心一样,肮脏、腐朽与阳光、勃发的生命共存。生活不停地驶向前方,带着每个人的黑暗和光明。一颗眼泪滑下母亲的脸颊,是甜蜜、辛酸?惬意、自由?还是扯不开的痛楚和牵绊?

母亲(老年)带着阿历克赛兄妹两个走在荞麦地里,他们走得很快。当他们走出荞麦地时,年轻的母亲站在远处望着他们。小阿历克赛在路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叫,他们又走入一片荞麦地。镜头移动着,近景是逐渐暗下去的树林。

生活到底会不会出现新的转机,像阿历克赛所说“一切都会好起来”?人生所有的艰辛和挣扎,到底意义何在?阿历克赛一家人的渴望、悲哀和不幸,好像融进了空气中,徘徊在阳光下的荞麦地里;又似乎随着落日的余晖,正慢慢隐入即将到来的黑夜之中。

 

 

这部电影并非没有缺点(其实我们根本不该期待完美),它过于晦涩了。如果你只看一遍,很难把这么多似乎毫不相干的镜头和场景联系起来,并形成一个整体感觉。这似乎是导演有意所为。虽然塔可夫斯基决定讲述自己的童年,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袒露和倾诉。他内心充溢着很深的感情,却尽可能地使用隐晦的意象和画面,让不同时期的场景交叉、错开,来展开这场与生活、与自己的私密谈话。那种感觉就像有时面对自己的爱人,你心中越是充满爱意,越是难以表达,只能借助暗示甚至相反的表达来表达。

人是否越是认真,就越是会陷入生活的悖论之中?或者,在这个时代,爱只能在黑暗中开放?我想塔可夫斯基也不能确定这一点,所以,他的镜头只呈现秘密,但不揭开它。

在这里,我要向塔可夫斯基致以深深的歉意。他可能想不到有人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解读(或者说猜测)他的电影和童年。如果他在天有知,很可能会发现有些地方是令人尴尬和不快的。但我实在忍不住这样一种冲动,要透过我的理解让那些美丽的画面变成文字。

我总觉得揭开一个秘密,就像偷吃智慧树上的果实,或者像谈论死亡——是一项罪过。但人总是抵挡不住诱惑,总是为自己寻找理由,比如:我感觉有必要进入它,它与我自己的生活有种隐约的相关。好在,我似乎并未真正揭开它;这秘密和包裹着它的黑暗已传给了我,并将从此跟随我。请原谅我吧,Andrei Tarkovsky。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