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安娜的墓碑   

2013-05-07 17:3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我早就知道,

黑色的卷层云会在某个下午聚集,

带来北风和秋雨。

落叶锁住空旷。

这里没有火车进站的汽笛

和铁轨上的咣当;

这里安静,潮湿,

像独自一人时的温暖。

 

这里没有人;

乌鸫冻得张不开翅膀,

缩在湿黑的枝头,模仿情人的抽泣。

 

 

(二)

男人——世界的象征!

是谁说过,生活就像多彩的杂耍剧?

所有的角色都被他们一一抢去,

包括生育——当然,男人们最擅长比喻,

借代和精巧的移情,

——不论台前还是幕后。

每次散场都像走入黄昏,

他们身背巨债,依然笑容可掬!

 

世界的流浪汉!

酒永远是新的粮食,

对着每一张善辩的嘴。

他们用右手揽住缰绳和女人,

用左手诊断病情或按下琴键。

当他们用双手祈祷,

上帝都爱他们。

哦,这些美丽的孔雀,

这些骄傲的公鸡!

 

 

(三)

而女人们,嘴里含着千年冰,

重新披挂上阵。

孤独是最平庸的堕落,

舞台如此美好,

言语是空气,

故事是灯光。

爱情是粮食,

盗贼是血液,

分离是心跳和呼吸。

每次散场,都像走进黄昏,

美丽从未浪费,在每一个落叶纷飞的春天里!

 

生活的树林,跌宕梦的欢娱,

须要杀死一个男人,

散开长发,回到幼年时,

在衣柜前照镜子,

在果园里奔跑、低泣。

房屋空虚,寂静。

荒野里燃起篝火。

马车把生活拉向别处,

如同青春,渐行渐远,伴着摇曳的招魂的舞曲。

 

 

(四)

而我将重新夺回自己的城堡,

韶华最易逝去,

往事不必谈起。

人走上荒原才懂得孤单。

我会用迷雾、笑靥和长裙,隔开敌人

和暗探的目光,

用看不见的鲜血清洗约会的小路。

 

我早就知道,

墓地先于我们建成,

落叶和青苔比墓碑更加古老,

最古老的是大地的呼吸

和天空中的谶语。

不要紧,亲爱的,

在死之前,

我会让自己一直都漂漂亮亮的。

 

 

(五)

是什么,让我在这里——自己的墓地——打翻记忆?

这里没有家园,也没有故人,

没有咒语,可以唤回走失的仆人,

就像一场旧梦,

破碎,凌乱,反复,

永远漏掉了一个重要的场景或人物。

 

乌鸫终于伸开翅膀,

影子在林间回旋。

黑色的水滴从枝叶间落下,

仿佛一个个故事坠入一片黑暗;

这里温暖,潮湿,

这里没有人追问:什么才是这个时代的妇道?

我只须沉默,

看它们在另一个世界展开,散去。

 

“可怜的约利克,……

你的嘲讽,你的歌声,如今飘落何处?”

不必重复那些苍白的悼词,

死亡,无非是旧地重游,

而活着,正如火中取栗。

 

好吧,让我安息!

你们,早起的食客,关紧窗户才能看清自己的肉体!

  评论这张
 
阅读(16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