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诗论(23)  

2014-08-31 11:0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词是有重力的,因而它才能像砖头一样参与建筑起诗歌的屋宇。

        重力让词在诗歌中有一种下坠感,它们受着某个神秘之物的吸引而下沉,它们共同指向一个内核;写作就是诗人的灵魂同词语一起下降的过程。

        就像婴儿出生会伴随着血迹、羊水和脐带,一首诗的诞生总是伴随着深切的、向下的清醒、悲伤和无可奈何。

        每一次写作都是一次更深刻地醒来。在真正的创作和阅读中,你会越来越深刻地领悟人之所以为人的秘密。或者说,诗歌的唯一功用就是让世界变得真实。

        诗人并非是“主动”感到真实的,他是被动地来到(或者说被带到)这样一个地方:生活的底层。这种真实感如同降落伞一样,让心灵下坠,穿越浮云和内外的喧嚣,抵达一块内在的宁静之地。

        这是诗人的应许之地。但这里没有蜜和牛奶,它是黑暗之所;诗人在此见证种种极端之物:罪行和至福,狂喜和塌陷,恐惧与新生。伴随着真实感降临的是悲伤和勇气,而不是司空见惯的自我陶醉和虚荣心的满足。因为真相是残酷的(以至绝大多数人不敢面对),它让人恐惧、绝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但又让你坚定:你一旦确认它,便知道自己已没有回头路可走。

       而这种抵达并非一劳永逸,它是诗人的内心在把握住了一次危险的平衡之后的安定和充实——更深地进入生活的真相:把它“看”得更清楚,并心甘情愿地跟随它,承受它——用你内在的敏锐、柔软和悲伤。接下来,你还要做好准备,迎接真相带来的更为激荡和不可预知的冲击,看自己是否能再一次把握住平衡。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