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叶芝:严酷的苍穹,不义的击打  

2016-12-12 10:2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

         The Cold Heaven
                                         William Butler Yeats
  
Suddenly I saw the cold and rook-delighting heaven
That seemed as though ice burned and was but the more ice,
And thereupon imagination and heart were driven
So wild that every casual thought of that and this
Vanished, and left but memories, that should be out of season
With the hot blood of youth, of love crossed long ago;
And I took all the blame out of all sense and reason,
Until I cried and trembled and rocked to and fro,
Riddled with light. Ah! when the ghost begins to quicken,
Confusion of the death-bed over, is it sent
Out naked on the roads, as the books say, and stricken
By the injustice of the skies for punishment?


寒冷的天穹


                                      
突然我看到,这寒冷的令秃鸦兴奋的天穹

他看似冰在燃烧,有更多冰相续,
而在那之上,心灵与想象被汹汹
地追赶,以致那样或这样每个不经意的思绪
都消失,留下的只有回忆,应随青春
的热血一同过期,与那长久前曾交织的爱;
我承担,从所有理智与情感而出的罪责,
直到哭喊着、瑟缩着,前俯后仰,
被光线射穿。啊!此际魔鬼开始苏醒,
死亡之床的混乱结束,是否它
被赤裸地发配路上,承受打击,如书中所言
被苍穹的不义所击打,作为惩罚?


       (这首诗的译者是张崇殷,我做了些改动。)
       很多人知道爱尔兰诗人叶芝,恐怕都是因为那首《当你老了》。它是叶芝也给自己苦恋的毛特·岗诉说心怀之作。有人说,爱情上的不遂造就的叶芝的诗歌。这也许有些道理。据说今天要介绍的这首《寒冷的苍穹》就是叶芝在听到毛特岗结婚的消息后写的。只是诗里没有了温情默默,只有遭受了天谴一般打击后的挣扎和痛彻心扉。
        “突然我看到,这寒冷的令秃鸦欣喜的天穹”,没有任何铺垫和设计,诗人直接呈现一种一种突如其来的“异象”:寒冷的、令秃鸦兴奋的天穹。令秃鸦兴奋——rook-delighting直译应该是令秃鸦振奋、兴奋的。令秃鸦兴奋的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寒冷的天穹的背景下,让寒意陡增。
       “看似冰的燃烧,有更多冰相续”(That seemed as though ice burned and was but the more ice)“冰”这个意象更加重了寒冷感;而“冰在燃烧”则是用一种悖论式的说法更加渲染环境(内心所面对的局面)的严酷:并代表严寒、冷酷;“燃烧”则让人想到灼烧、焚烧——都如酷刑一般。但这“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并不算完,“有更多冰相续”,表明这种局面是不断延续并加重的——这是何等的严酷啊!
       “而在那之上,心灵与想象被汹汹
       地追赶,以致那样或这样每个不经意的思绪
       都消失,留下的只有回忆,应随青春
       的热血一同过期,与那长久前曾交织的爱;”
       如果说前面两行是“写景”——内心中的图景、幻象,接下来的这四行则是“抒情”。这种抒情是一种直接的陈述:那颗包裹这爱情、对爱情的想象的心灵,以及青春的热血,因被严酷的现实所追赶、驱逐,都消逝了。
       “我承担起,那所有从理智与情感所出的罪责,
       直到哭喊着、瑟缩着,前俯后仰
       被光线射穿。”
       到此处,抒情达到高潮。诗人把所有的情感、理智甚至身躯都交付出去,任由其暴露于痛苦的核心,任由内心的磨难所无情地击打。
“       啊!此际魔鬼开始苏醒,
       死亡之床的混乱结束,是否它
       被赤裸地发配路上,承受打击,如书
       中所言,蒙冤于九天的不公,作为惩罚?”
       伟大诗人和二流诗人最典型的区别是他不会停留在个人的感受之上,他总能挣扎着向上,把个人体验提升为众人的或宗教意义上的生命体验。叶芝更是如此。当“ghost”这个意象出现时,宗教的意味也开始显现。“当魔鬼被激活”,“魔鬼”从何而来?它深藏与每个人内心之中,是人欲求的过度和不安分(渴求不属于自己之物);它是对为人之界限的僭越,就像亚当、夏娃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所以,它必为上天所击打!
       但是,对爱情的追求也是非分之想吗?这里,其实可以看到,叶芝把爱情的失败延展到个人命运的无助与磨难之上。“如书中所言”,不知这里的“书”是否指《圣经》。但这首诗的语调和激烈程度很容易让人想到《圣经》里约伯和他的申诉:命运为何对我如此不公?!它为何总是把最重的惩罚加于善良和忠贞者?何为真正的罪?何为最终的公义?而且,诗人同样也有一丝为自己辩护的意味,他称这种惩罚为“不义”( injustice);但似乎又不敢直接说神(God或heaven)是不义的,而是用“天穹”(skies)代替。基督教里有七重天的说法(犹太教则是九重),所以这里的“skies”可能就是此指,可以看作是一种妥协的说法。
       但这丝毫不影响这首诗的力度。我们可以看到,诗人把自己的内心、自己的灵魂完全袒露于乱箭一般的(Riddled with light)惩罚之下,一个痴狂的灵魂遭正受着命运的严酷的击打与折磨。整首诗是对叶芝自己内心历程与状态的深刻描绘。而诗的张力如此之大,使得它构成一个对尘世受苦遭受惩罚的人类的命运的象征。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
       这样的句子的确让人心动,但《当你老了》并非叶芝的最高水准;《寒冷的苍穹》在诗艺上更高一筹。它直接、凝练、极具穿透力,饱含集中而深刻的命运体验,并朝向宗教与神性的高处。但知道这首诗的人并不多,似乎人们总是倾向于那种温情而不乏深刻的抒怀,而不愿面对命运残酷的真相。

附上译者的原文——

寒冷的天穹


                                                                译 : 张崇殷


突然我看到,这寒冷的令秃鸦欣喜的天穹
他看似冰在燃烧,有更多冰相续,
而在那之上,心灵与想象被汹汹
地追赶,以致那样或这样每个不经意的思绪
都消失,留下的只有回忆,应随青春
的热血一同过期,与那长久前曾交织的爱;
我抛开一切情理的顾虑,去背负所有罪任,
直到我哭喊着、瑟缩着,反复前后摇摆,
被天光筛过。啊!此际魔鬼开始复苏,
死亡之床的混乱结束,是否它
被赤裸地发配路上,承受打击,如书
中所言,被苍穹的不义所击打,作为惩罚?

                                                                    2014.12.30

大兴 魏善庄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