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迁的博客

“我有当受的洗还未成就,我的心里是何等的迫切呢!”

 
 
 

日志

 
 

塞菲里斯:雨中的花园  

2016-12-23 14:4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的花园

(希腊)塞菲里斯

 

雨中的花园,园中的喷泉,

你只能从低矮的窗户,

透过模糊的玻璃,才能看见。

你的屋顶,只有壁炉里的火

才能照亮;只有通过远方的闪电,

我的老友,才能辨认你额头的皱纹。

 

带喷泉的花园,它是你心中

另一段生命的旋律,

它不是残破的雕像、悲戚的柱石

和一个个新石坑旁

夹竹桃的一场舞蹈,

——模糊的玻璃把它们从你生活中砍去。

你喘不过气来;大地和树汁

总是从你的记忆中涌出,并敲打

这个被雨滴从外部世界敲打的窗户。 


这首诗是希腊著名现代诗人乔治·塞菲里斯的《神话和历史》中的第六篇。《神话和历史》由24篇短诗构成。据说它是受艾略特《荒原》的启发,试图“利用荷马史诗中的神话制造当代与古代之间一个持续的平行,赋予这个无益而混乱的当代历史的全貌似形状和意义”(埃·吉里:《谈现代希腊诗歌》)。这24首短诗都影影绰绰地与奥德修斯的航海故事有些关联或映照,呈现出一幅“当代希腊航海者”的精神图景。

同《神话与历史》一样,塞菲里斯的诗也都是以相似的内容为主题。《“画眉鸟”号》《航海日志》也是他的代表之作,从形式上来看,都是有短诗“连缀”而成的长诗。诗人将极富希腊传统的神话、历史、遗迹等纳入歌咏的范畴,宏大、绵延、深邃,很有古希腊艺术那种严肃而悲剧性的美感。同时,塞菲里斯又将现代希腊人的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融进了这些诗作,使其拥有了史诗一般的广阔和丰盛。

 

来看这首诗。从表面来看《雨中的花园》与塞诗里常见“航行”主题明显不同。这首诗描绘的是一种沉静或者说沉浸状态,是一个相对来说静止的画面。

首先,诗人笔触描绘的范围限定在了“房屋”和“花园”里。这似乎是一个与外界生活隔绝了的孤立的存在——低矮的窗户,模糊的玻璃,都给人类似的暗示。在雨中,外界的事物往往会变得相对隔绝和遥远。雨,有一种心理上的遮挡的作用。

而且,尽管花园是带喷泉的(诗中没有说出喷泉是否在喷水,或者喷泉是否还能喷出水来),也并不让人感觉有活力或能量涌动,反倒更像是雨中一个静谧的、沉默的存在。

 诗中的人物也限定为“老友”。“只有通过远方的闪电,/我的老友,才能辨认你额头的皱纹。”这句是第一节的落脚之处,它把诗歌的核心存在“老友”推送出来。我很喜欢这样的句子:通过闪电才能辨认你额头上的皱纹。“闪电”是个强烈的意象,衬托出辨认之难以及皱纹的“深度”——只有通过闪电才能辨认的事物一定是深刻而非凡的。

但是诗人非常克制,没有过度引申,而是转向更内在沉思:“ 带喷泉的花园,它是你心中/另一段生命的旋律”。

“另一段生命的旋律”,让人想到《神话和历史》的主题:航行。不论这航行是指奥德修斯在神话中的航行,还是现代希腊人重启自己历史的航程,或是对个人生活历程的隐喻,它都呈现了一种向前的、行驶着的、带有冒险气质的进程,而这首诗却呈现了某种相对静止的状态:所以,诗人说这是另一段生命的旋律。

“它不是残破的雕像、悲戚的柱石”毫无疑问会让人联想到与奥德修斯的航行相关的古希腊文明;“一个个新石坑旁/夹竹桃的一场舞蹈”则是现代生活的隐喻。这些都被“模糊的玻璃把它们从你生活中砍去”,表明一种隔绝。

所以,它是对“航行”的反动,或者以心理学的术语说,是一种补偿和平衡。在必要的时候,或者在“航行”的另一端,是一种静默的、隔离的存在。

“你喘不过气来”,我们似乎可以看到“老友”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孤单、沉默,正变得衰老。而模糊的玻璃(不论是因为下雨还是因为年代久远)正在把他与外部的生活和世界隔开——那是一段渐行渐远的生活空间或历史——不论是个人的还是群体(民族)的。

但是,总有某种东西是隔绝不了的。“大地和树汁/总是从你的记忆中涌出,并敲打/这个被雨滴从外部世界敲打的窗户。”“大地和树汁”代表了孕育着和生命力本身,正是这有生命力的内容,总是会在你行将老去之时,来敲打你的窗户,敲打你那被雨滴在外部世界敲打的窗户!为什么作者会强调在外部世界敲打?因为此时的“老友”已经或正在沉入一个与外部、与广阔的生活与历史相对隔绝的空间和时间里。

这种敲打,是重新投入生活的渴望?或是一种新的召唤?

都有可能是;但我总感觉诗人自己没有那么乐观。他只是一种“现实”的呈现,是对逐渐走向沉寂的状态的一种补偿和平衡。“敲打”是“生”对“死”的敲打——但不是战胜。这人生命中迟早会出现的一种状态,或是这样一刻:时间终将逝去,生活也会远离我们,但也有会某种渴望与生机前来光顾:大地和树汁,这些更接近生命源头的事物,把我们的灵魂和想念引向另一个可能或不可能的时空。 

我喜欢这首诗的另一个原因是,它的指涉空间是非常开放的。“老友”既可以指历史、希腊神话,或是希腊文明本身,也可以指某个具体的文明遗迹,当然,也可以就是指某个人,某个历史的或神话人物,或就是生活中真实的某位朋友。

比如,我们可以想象,作者是在对着某个陈列室的一尊雕像说话。不论是带喷泉的花园、闪电照亮的皱纹,还是被雨滴从外部世界敲打的窗户,都可以在读者心里获得更为具象的“面容”,以及更为明晰的沉思和遥想。 

最后,我想说的一点:优秀的诗歌总是相互映照的。比如,“你额头的皱纹”让人联想道叶芝的名句“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而“雨中的花园”又会让人想起博尔赫斯的“庭院”:那可以观看古老的星星的庭院,那“天空流入屋舍的通道”。尽管营造的诗意空间并不相同,但这些深刻的意象似乎有着某种秘密、深切的关联,并天然地要求读者展开联想。



备注: 

这首诗的中文译文是我综合了李野光和林天水的两个引文而改成的。李的译文是从英文转译的,虽更有诗意,但似乎有些地方并不准确。林的译文不知是否从希腊文原文译来,所以我只能对比两个版本,根据我自己的理解和猜想,改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不排除也有错漏或个人的发挥。所以,我的解读也许只是一个中国读者对于希腊“神话”和诗意的隔空想象与演绎(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脱离了“神话与历史”的语境)。附上李和林两人的译文,供参考:

 

雨中,那个带喷泉的花园

  

雨中,那个带喷泉的花园:

你只从低处的窗户,从模糊的玻璃后面

才能看见。你的屋顶

只有壁炉里的火苗才能照亮,

而有时凭远处的电闪会辨认,

我的老友,你那前额的皱纹。

 

花园带着喷泉,它是你手里

另一生命的旋律,

在残破的雕像和悲剧柱石的那面;

是夹竹桃的一场舞蹈

在新的菱形玻璃板旁边,

那雾样的玻璃将把花园从你的岁月切断。

你不要呼吸;土地和树苗

将从你的记忆中长出

来敲打这个被雨滴

从外部世界敲打的窗户。

(李野光译)

 


雨中的花园

 

雨中的花园和园中的喷泉

你只能透过低矮的窗子

那模糊的玻璃才能看见。

你房中只亮着炉中的火焰,

偶尔揭露你额上的皱纹的

故友啊,只有那远方的闪电。

 

这有喷泉的花园在你心中

才是另一生命的旋律,不是

破碎的雕像、凄然的圆柱

和各个新石坑旁

夹竹桃间的舞步——

可模糊的玻璃把它从你的生活中砍去了。

你喘不过气来;大地和树汁

老从你的记忆中涌出,来敲打

这被外界的雨水敲打着的窗户。

(林天水译)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